赵老爹这话一出,赵白有些不明白了,“爹,怎么能够看出来七殿下是有决心整治江南,还是想要在这边敷衍了事呢?”

赵老爹想了想,说话的语气也变得柔和了几分,“七殿下不是想要整个金陵城的河道分布图吗?那你就找出来给他送过去,如果他看完之后没有任何反应,或者是在江南待不了几日就离开,那就是说明七殿下来江南也就是想要敷衍一下皇上,至于能不能做出实事,反而不重要了。”

这样一席话一下子就让赵白豁然开朗了,他之前还在烦躁的心瞬间也就平静了下来。

“爹说的对,之前都是儿子想的不够周,这才觉得心烦。”赵白又给赵老爹倒了一杯酒,朝他笑了笑,“爹放心吧,这件事我知道该怎么办了。”

赵老爹看着赵白,他这个儿子虽说没有本事做个什么大官,但胜在老实厚道,平时也不会做一些坏事。

只是跟在林翰身边,有些身不由己,总是要替他去做一些自己不想要做的事情。

“你能够明白怎么做就好了。”赵老爹欣慰地点头,“江南这十几年来……确实是越来越过分了,京城那边一直也都没有人过来处理,如今好不容易有个七殿下过来了,希望能够给江南的百姓带来真正的好处吧。”

赵家世代居住在江南,对故土的感情自然是特别深厚的。

他听了赵老爹的这番话,心里也是有着同样的希望。

赵白微叹,“希望七殿下真的能够做出一些事情吧。江南这边的河道如果再不整修的话,还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行了,你也别太操心这些了。”赵老爹喝了一杯酒,也跟着叹了口气,“你只要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情,我想七殿下要是真心为江南着想的话,肯定会有所行动的。”

赵白思索了片刻,也觉得确实是这样。

碎花裙少女的轻灵魅力

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师爷,就算是想要做些什么,也是没有什么能力的。

他如今能够做的,也就是把自己知道的事情一点一点提示给楚烨看。

“希望如此吧。”赵白心中的执着也就放了下来,“爹,我们不说这些了,今日好不容易有兴致,不如我们父子俩喝个痛快。”

赵老爹早就从官场上退下来了,这些年一直都在家里给赵白守着这个家。

闲来无事的时候,就给家里的孩子启启蒙,教他们认几个字。

就连家里的几个丫鬟和小厮,想要认字的话,赵老爹也都非常乐意教他们。

“好,正好爹成日里也没事做,就陪你好好喝几杯。”赵老爹喝酒的兴致也被赵白给勾起来了,“不过喝酒归喝酒,可不要耽误你明日要做的事情才好。”

父子俩在书房喝酒的时候,楚烨也跟顾衍和玄清道长在房中商量金陵城河道失修的事情。

“外祖父,我觉得林翰就是故意让金陵城的河道变成如今这样的。”楚烨回忆着看到的那些淤泥堵塞的河道,忍不住地叹了口气,“这人实在太可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