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熠宸剑眉紧蹙,脸色瞬间不好,青白交错间忽然想到了那个邮件上也见到过一张类似的大便图。

他再度打开手机,看了眼邮箱,没有看到新的邮件,就发了几次,之后再也没有发了。

而且,发这样的邮件,每一封都是带着嘲讽的,在骂他。

这到底多大的仇恨,才会这么恶作剧?

风熠宸快速的搜索脑海里自己得罪的一切的人,除了商场上的一些人,还有谁?

他挖空心思,都觉得没有人有胆子如此挑衅他。

风熠宸本来就没有睡意,现在更加没有睡意,索性起床。

梁晨的电话也打了进来。

风熠宸猜测梁晨也在第一时间知道了这件事。

他快速的接起来电话,听到梁晨在电话里道:“总裁,咱们公司网站被黑了。”

“我已经知道了。”风熠宸沉声的开口道:“梁晨,现在联系公关部的吴经理,今天务必查到这个挑衅者。另外,公司网站立刻清理掉。”

“我正在查。”梁晨道:“现在已经在清理了。”

等候也快乐的纯真妹子

“我这里还有个邮件地址,也给,一起查。”风熠宸挂了电话,把那个挑衅自己的邮件人地址给发了过去。

梁晨接到地址,一起合并查。

风熠宸这才去洗澡,准备早一点去公司。

七点半,他就去了公司,站在偌大的落地窗前,迎着早晨升起来的太阳的光辉,他眯起来眼睛。

最近他怎么什么事情都没有顺利过?

早晨八点,顾好送了墨墨去幼儿园,然后自己去报社,一路上眼皮老跳。

她很是诧异,不知道怎么回事。

到了报社,发现报社里的巧克力已经被搬走了。

顾好松了口气。

林芳华快速的走了过来,一把抓住了顾好的手腕,二话不说,拉着顾好去了自己的主编室。

“主编?”顾好喊了一声。

林芳华也不回答,到了门口,打开门,把她拉进去,再关门,松了手,看着顾好,道:“怎么样?吃亏了吗?”

顾好很是无奈,想起来昨天的事情,还是一阵难堪,窘迫。

林芳华看她欲言又止的样子,也是歉意的很:“对不起,顾好,是姐姐没有保护好。”

顾好很理智,摇头:“没有林姐,我知道明白,这种事情和没有关系。”

“可到底在报社里。”林芳华还是觉得对此抱有很大的责任。“我昨天回去,被那两个风熠宸的助手给看着,连个电话都没有打。”

“没关系的,林姐。”顾好对她摇摇头:“我真的不怨怪。”

“我后来给打电话,手机关机了。”林芳华还是一脸的歉意:“我这心里非常的担心和愧疚。”

顾好还是对她摇摇头,这件事,她心里明白,和林芳华没有关系。

“我很抱歉,之前还想着当说客,没想到这个风先生如此霸道,顾好,今天我郑重其事的保证,再也不会当说客了。”林芳华看着顾好,很是认真的道:“是我之前糊涂。”

顾好点点头:“谢谢能这么想,林姐,无论如何,我知道是好心。”

“好心有时候真的办坏事。”林芳华感叹的开口道:“我确实办了一件不太好的事情,我现在总算是明白了的难言之隐。”

那种男人,一言不合,不顾场合,随便欺凌女人,再好的皮相,再雄厚的经济实力,也没有尊重女性有魅力。

林芳华很是唾弃自己:“我真的瞎了眼了,我还建议继续,我真是懊恼死了。”

“姐,咱们能别说他了吗?”顾好也很无奈,求助的看着林芳华:“他这个人大概是没有被人拒绝过,以往也都是别人拒绝他,我拒绝他,可能伤了自尊心,只是我心里很明白,他的这个状态,真的是我不能接受的。”

“我明白了,不提,不提了。”林芳华道:“对了,昨天的稿子,半夜我送去了,今天就出来了,看看反响。”

“我还没有顾得上。”

“应该非常好,要是好,我们再做个连续的整个讲堂的其他讲师的采访,这样,一周一个,我们报社的业绩一定会很好。”

“可是其他的人,我们不认识。”顾好担心的开口道。

“怕什么?有了李成孝教授打前站,其他的人,一般不会拒绝我们的。”

“谁知道他们怎么想呢。”顾好担心的道。

“别怕,对了,我们报社给李成孝教授准备了一份礼物。”林芳华说着,快速的走到了自己的办公桌,从上面拿出来了一方砚台,看起来很是别致,应该是一块上好的砚台,还有一块石头,是鸡血石。

顾好一怔,道:“这个是什么?”

“顾好啊,这个是我父亲留下来的,我父亲是文化人,这些东西,是清朝的。”林芳华说着叹息了一口气道:“这种东西,只能给喜欢的人,才会善待它们,把这个交给朋友送给李成孝教授。”

“可是主编,这个会不会太贵重了。”

“不。”林芳华摇头:“这种东西,在喜欢善待它们的人身边才能得到最好的善待和价值体现,在我的手里,只是博物架上摆放着的所谓藏品,我就算是懂,也不会用,东西不用,就体现不了价值。

李成孝教授是个中高手,书法也很驰名,送给他,他会喜欢。”

顾好想了想,道:“可是会不会因为太贵重,人家不敢要?”

“所以才会让的朋友送给他啊,告诉他,就是为了给他们找一个好的去处,其他的真的不重要。”

顾好看林芳华决议如此,也就没有再说什么:“好,我等下给他送去。”

“嗯,去吧。”

九点半,风氏总裁室门口。

梁晨和吴经理还有陆云带着一个小孩出现在门口。

所有人都是面面相觑,看着那酷似总裁长相的小家伙,穿的是一件龙猫图案的T恤,下面一条牛仔裤,脚上一双毛毛虫的网格的鞋子。

小家伙丝毫不惧怕,就这么大摇大摆的东看看西看看,完全不怕任何人的目光。

“这孩子怎么这么像我们总裁啊?”

“是啊,会不会是我们总裁的儿子?”

“我看着像啊。”秘书台的人在看到顾萧默之后,立刻就窃窃私语起来。

到了门口,梁晨打开门:“报告总裁,人我们带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