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能说什么啊。

人家金大小姐可是把该说的全都替他们说出来了。

于是三个年轻人的脑袋便垂得更低了。

完全是有嘴也用不上的赶脚。

所以他们这是被他们心里的女神给坑了吗?

叶展冰冷的视线落在三个人身上。

他的声音里也不带一点温度:“说说吧,怎么就败回来了,还真是给我黑盟长脸了呢。”

这三个年轻人其实就是一起去的十一队人当中的,三个队伍的队长。

三个人忙低声将事情的经过回禀了一遍。

当然了也没有忘记说,对方当中也有一个炼药师,而且也是一个女子。

而且也不知道她炼制的到底是什么丹药,居然令得他们所有人都闻到了丹香。

金莎莎一听这话,脸上便露出了不愉之色。

青春的纪念册

特别是当听到对方的阵营里那位炼药师居然也是一名女子的时候,金莎莎的心情便一下子不好了起来。

没有人喜欢被别人夺去自己的光芒。

特别是像金莎莎这样的人。

她从小便是顶着光环出生的,在她成长的道路上,从来都是一帆风顺的,更是伴着赞美声,与长辈赞许的目光还有同辈人各种羡慕的眼神。

所以在金莎莎看来,在这片大陆上,也许也有如她一样小小年纪便会展露出出色的炼药天赋的年轻人。

可是那些人,就算是再怎么被他们的师长称之为天才,但是一旦与自己相比较起来,那些人也就只能望见自己的项背罢了。

而刚才面前这三只在说什么,他们在说,对方的那名女炼药师,居然能在嘈杂的战场上炼制丹药……

而且她所炼制的丹药所产生的丹香,居然可以令得整个儿战场的人全都闻到。

这怎么可能呢?

金莎莎虽然没有说出来,可是她自己的心里还是很清楚的,这样的事儿,她是做不到的。

而且不只是她做不到,就算是她的父亲,爷爷,还有家族里的那些老头子们,也同样是做不到的。

众所周知,炼药师们在炼制丹药的过程中,最需要的就是一个安静的环境。

毕竟在炼丹的时候,那是需要他们全神惯注输出灵魂力的时候,所以可是万分不敢有所偏差。

一旦被打扰到,那么轻则丹毁,重则灵魂重创……

界时就算是这名炼药师不死,也会因为灵魂力受到了重创,而从此变成一个废人。

所以,就算是有炼药师说自己敢在战场上炼丹,但是动动嘴皮子,和直接上真格的,还是有区别的。

除非……

除非,那个人的灵魂力特别强。

除非她的灵魂力在全力进行炼制丹药的时候,还有不少多余的灵魂力在……

只有这样的人,才可以做得到这一点。

可是,可是如这样的灵魂力变态的存在,真的存在吗?

还有,不过只是炼制一枚丹药,其丹香便可以飘遍整个儿战场的上空……

虽然金莎莎并没有身临其境,可是单是用想的也可以想得到,一百来号人铺开的战场,范围也绝对不会小到哪里去。

所以,那个女人到底炼制的是什么丹药?

金莎莎站了起来,围着三个人走了一圈又一圈。

三个年轻人不但不敢抬头,三颗心可是全都齐齐地抬到了嗓子眼儿了。

都不知道这位金大小姐这是想要干什么?

还有女神,不是和叶老大是两情相悦的嘛,所以这么盯着我们三个瞧,这应该不怎么合适吧。

当然了,这些话,三个年轻人也只不过是在心底里嘀咕两句罢了,倒是不敢真的说出来。

金莎莎终于开口了:“们刚才说的可是真的?”

三个人齐齐地点头。

“是真的,当然是真的了,我们怎么敢……”

只是三个人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完呢,便眼前一黑,身子就直接瘫在了地面上。

再看,三个人的脸上一片漆黑,眼角,鼻下,嘴旁都有鲜血溢出。

而且还有着一股腥臭之气。

这是……

房间里的众人齐齐哗然。

金莎莎蹲下身子检查了一下三个人的情况,然后女子冷哼道:

“哼,我还当那些人竟然真的有本事儿对付我们呢,却原来只不过是下了毒。”

有人听到了这话,立刻出言询问:“金大小姐,的意思是说,他们这是中毒了。”

金莎莎拿出了一根银针,在其中一人的嘴边沾了一些血渍,然后放在鼻下闻了闻。

“好厉害的毒。”

立刻又有人开口问道:“不知道金大小姐可有法子解了此毒?”

金莎莎自信地一笑:“这有何难,给我一点时间,我先好好地研究一下他们三个人中的到底是什么毒,便能炼制出来解药。”

现在金莎莎放心了,原本还以为那个女炼药师要比自己强呢,倒是没有想到,不过就是靠手段,甩毒术的,只会投机取巧的女人罢了。

而这样的人……

根本不值一提,更逞论成为她的对手呢?

之前倒是她把那个女人看得有点高了呢。

而房间里的众人一看金莎莎竟然有如此这般的自信,一个个也就都放下心了。

而金明明与金战战,金莎莎的大哥和二哥,两个人也站起来表示。

“还是请盟主和各位放心,我们兄弟两个人会协助小妹的。”

叶展满意地点了点头,有了金家人,这一助力,不过是一点小毒,又怎么可能会防碍得到他们呢。

而金莎莎,金明明,金战战三个人,另人六个金家的人,抬起这三个昏倒的家伙,便跟在三个人的身后向着旁边的一个专门为金莎莎辟出来炼制丹药的房间走去。

而金莎莎在即将走出这个房间里,却是足下的脚步微顿,她微微侧首看向叶展。

女子的脸上带着笃定与妩媚的微笑:“展,等我,很快我便会拿着解药出来的,到时候我们一起将那些家伙宰起来试试手感。”

叶展冰冷的脸上也露出了一抹微笑。

他含笑点头:“好,我等着。”金明明与金战战两个人深深地看了叶展一眼,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妹妹却终于还是什么也没有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