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婉看着奇怪的他,“你笑什么?”

“嗯?”项上聿被点名了,脸上有道异样。“故事挺好,可以试试。”

穆婉觉得他是在揶揄她,看向大海,“我现在知道为什么白雅要买条船了。”

“你想要,回去我买一条给你,这条你喜欢吗?我可以直接送给你,应该比白雅那个好。”项上聿说道。

“我用这么大的干嘛,空荡荡的,只会让人觉得害怕。”穆婉说道,靠在秋千上面,“我好像又有点困了,现在几点了?”

项上聿看向手表,“七点十五,八点钟就准时出发,你要不要再熬一会,等九点钟的时候就睡觉,明天早上8点就应该到m国了,我的人会过来接。”

“你和我在一艘轮船上,不怕有人说闲话吗?”穆婉提醒道。

“我为我自己而活,不为别人而活,如果有人要说我闲话,让我不爽了,我就废了他,以儆效尤。”项上聿毫无所谓地说道。

“嗯,我还是想睡一会,可能是吃的太饱了,等八点钟的时候你喊醒我可以吗?”穆婉好声好气地说道。

她这么说话的时候,他肯定不忍心拒绝了,“那你睡吧,我到八点的时候喊你。”

“嗯。”穆婉朝着床走去,躺到床上闭上眼睛就睡着了。

项上聿出门,楚简站在门口,面色凝重。

南笙姑娘清纯童颜美得让人窒息

“怎么了?”

“现在邢不霍在m国的皇宫里,我们的人汇报,他们的联姻谈妥了。”楚简汇报道。

项上聿不动声色地挑眉,讽刺地说道:“华冠林就是一个废物。”

“我们下一步应该怎么办?”

“让他们蹦腾会,蹦腾的越欢悦,做的越多,什么都没有的时候,才会摔的更重,现在对我们来说没什么损失,他们却在拥有更多的时候,无时不刻的担心失去,不是坏事。”项上聿淡定地说道。

“什么都不做吗?”楚简不解,眉头拧起,眼眸闪烁着。

项上聿瞟了他一眼,“别忘记了你哥是为什么囚禁的,自作主张,差点满盘皆输,你只要听令行事就好。”

“我觉得你不阻止邢不霍联姻是因为穆婉。”楚简冒死说道。

“所以呢?”

“如果邢不霍和华静荣联姻,那我们想要推翻他们就很难了,毕竟是强强联手。”楚简红着脸说道。

“你比强强联手还强的话,用得着忌惮吗?在给他们随便按个错,就出师有名,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急什么,缺你吃还是缺你喝了?”

“报告,是缺心眼了。”楚简笔直的站着汇报道。

“谁缺心眼?”项上聿问道。

“我。”

“闪一边去。”

楚简闪在一边。

项上聿想了一下,“你如果没有吃晚饭的话,让厨房给你加道菜,炒猪心,补补也是好的。”

楚简嘴巴抽了好几下。

他觉得自家主子是走火入魔了,自从穆婉回来后,他跟之前的样子都不怎么像了。

“穆婉一直睡到了第二天早上,轮船已经停在了码头。

她打开窗帘,这是到了m国吗?

她看向手机上的时间,还只有七点二十。

刷了牙,洗漱,打开门。

吕伯伟守在门口。

“你没有休息吗?”穆婉问道。

“休息了,早上起来后过来的,夫人是要吃早饭吗?”吕伯伟问道。

穆婉摇头,“项上聿呢?”

“他六点多钟就离开了,说夫人不用着急,他的人会先送夫人回去,安宁夫人的称号他会让华锦荣送到项家去,以后你在外交部,就没有人敢为难了。”吕伯伟说道。

“他都安排好了。”穆婉喃喃道。

“是啊,他都安排好了,他其实是个心细如尘的人,想的也比较全面和周全,不知道今天的新闻夫人看了没有?”吕伯伟问道。

“关于项家的那个新闻?”穆婉问道。

“夫人看了就知道了。”吕伯伟说道。

穆婉立马打开手机,m国各大头条都是关于南宫月的录像。

原来,是南宫月勾引了项老爷子,趁项老爷子迷迷糊糊地时候,杀了项老爷子,而不是一开始说的,被项老爷子强的时候自卫。

“南宫月为什么要这么做?”穆婉问吕伯伟道,“她不像是没有智商的人。敢刺杀项家的人,倒是不怕牵连满门族人。她没有那么做的必要,被华冠林指使的?那她应该杀的人是我小舅和项上聿。我外公本来就不怎么管项家的事情,权利都放下去了。”

“我对这件事情不怎么了解,如果想要了解的清楚,最好去问项上聿,他应该会有一手的资料,如果你问他,他会告诉你。”吕伯伟确定地说道。

“嗯,先去吃早饭吧,有些饿了。安琪呢?”穆婉问道。

“她还在睡觉,我现在去喊她起来。”吕伯伟说道。

“不用。让她休息吧,以后的日子,未必太平。”穆婉说道,朝着电梯走去。

她进了餐厅。

餐厅里人很多,他们应该是8点就要去排队上岸。

吕伯伟端了早饭过来,坐在穆婉的对面。“你还记得巴尼吗?”

“你的小朋友,那个天才心理学家,怎么了?”穆婉问道。

“项上聿把他请了过来。”

穆婉顿了一下,看向吕伯伟,“你们觉得我有病?”

“并不是看心理学家就是有病,在国外,很多人都会找心理学家纾解一下心情,适当的调整,更加好的融入生活,也让自己不受心理疾病的干扰。”吕伯伟说道。

“你觉得我有什么心理疾病?”穆婉问道。

“你没有,但是经常也会有心情不好的时候,甚至有了厌世的情绪。”

“人在心情不好的时候自然会有厌世的情绪,还带着报复的念头伤害自己,但是这也只是在心情不好的时候的一种冲动而已,当心情平复下来,也就好了,我不觉得这个是问题。”穆婉严肃地说道。

“你的眼睛会突然看不见,天昏地暗的嗜睡,这些都是问题。”

“那些只是因为我心情不好的时候……”

“很多人都会心情不好,但是没有多少人心情不好的时候眼睛会看不见,你有应激性障碍。”吕伯伟插断了穆婉的话,直接说道。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白雅顾凌擎》,“ ”,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