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萱听到林梦佳这样问,脸上的八卦神情又浮现了出来,马上便是笑吟吟的道:“那是自然,否则顾承学也没有本钱和薛家来谈了,他的儿子也是年轻才俊,无论是学识还是武学造诣都是一流的,毕业于国外的名牌大学,二十出头,便是后天五重,是顾家这一代人之中,最为出色的一个,被视为顾家未来的希望,在所有人看来,这妥妥是个再下一代继承人的完美人选了。”

林梦佳不由得道:“这么说来,顾家这年轻人,与薛家未来的女继承人的搭配,从门当户对的角度上来说,倒是相当完美了。”

“正是如此,顾承学私下里约见了薛盼盼的父亲,并向着他提出了这想法,说来这事情,也颇有戏剧化,其实薛父平日里,是与顾兴学交情更好一些,毕竟他们都是生意场上的人,平常的交集更多,又因着家族缘故,走的比较近,不过,在顾承学向着他提出这联姻之事后,他便是心动,天平也向着顾承学这边倾斜了。”

紫萱边是说着,边是端起已经可以入口的茶水,抿了一口。

林梦佳淡淡一笑,道:“这倒是不难理解,商人做事,利字为重,薛盼盼的父亲是与顾家做生意,而不是与顾兴学,自然是顾家谁的势力更大,谁对自己更有利,就要倾向于谁,这顾承学在兄妹三人里面,本就是势力最大的,又主动向着他抛出了橄榄枝,他岂有不接住的道理?”

上官还是有些不解的道:“可是,顾兴学与他的妹妹两人加在一起,已然是胜过了顾承学,并且他们双方亦是关系不错,他为何不帮着顾兴学这一边呢?岂不是胜算更大?而且,还不需要多做什么,只消看着他们家族之中争斗便是,何必要多此一举呢?”

看着上官这一脸的迷惑之情,林梦佳不由得笑着摇头,道:“上官,想的实在太天真了,顾兴学与顾慧怡两人的联盟虽说是胜过顾承学的,可这毕竟是两人联盟的实力,而非是顾兴学一人,这兄妹之间,都是互相留了心眼的,就算是他们最终胜过了顾承学,在他们两人之间,也会决出一个胜负,更重要的是,他与顾兴学,只是生意伙伴,顾兴学能给他的,远远不及提出联姻的顾承学能给的多。”

上官似懂非懂的点着头。

这家族和商场上复杂的人心,对于她来说,实在是太难懂了些。

不光是他,就算是纪宁,也只是摇头不语。

幸好这纪家的状况,没有这么复杂,否则纪宁,大约也是应付不来的。

唐峰脸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情,道:“就算薛家人和顾承学打得一手如意算盘,但一定是没想到,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薛盼盼居然跟谢老虎在一起了。”

长发气质美女学生装制服写真俏皮可爱

听到唐峰这般讲,上官又是露出几分好奇的神情,道:“听紫萱小姐说,这顾家的少爷也算得上是极为优秀的,难道比不上谢老虎么?按道理来说,他的条件,是要胜过谢老虎的吧?”

上官并无贬低谢老虎的意思,不过,顾少爷无论怎样,都是世家出身,并且若是如紫萱所说的,没有什么恶心并且极为优秀,不管怎样,也要比这出身有污点的谢老虎要强吧?

“感情的事情,本就是没有道理的,只要喜欢上那人,并不在意他的背景,也不在意他的出身,喜欢的,仅仅是他这个人罢了,心里已经有了那个人,在遇到任何其他的,就算是再好再优秀,也及不过那人。”

林梦佳的说话之间,目光向着唐峰看过去,眼神里面,满满都是充满了幸福的笑意。

唐峰同样也对她报以这般微笑。

林梦佳这话,与其说是在为薛盼盼说话,倒不如是在说她自己。

见到这狗粮要满天飞,紫萱连忙道:“其实倒是也没有这么复杂,甚至X是在认识谢老虎之前,便是有了这联姻之事的,只是,X这个女人,喜欢成熟稳重的男性,说白了,就是个叔控,而顾家少爷,最不能让她接受的,是年纪居然比她小了足足五岁。”

林梦佳不由得“啊”了一声。

上官不以为意的道:“修行之人,活的年岁本就比寻常人大,身体衰老亦是缓慢,这相差五岁,倒是也没什么。”

紫萱耸了耸肩膀,道:“话虽是这样说,可薛盼盼却是完全接受不了,而顾承学的儿子,尚未结婚的,也只有这一个,且也便是仅这一个,是与薛盼盼地位相当的,于是,这两家联姻的意思,虽是提出来,并且两个家族都甚为满意,可在两个要联姻的当事人这里,却是碰了钉子。”

“等等,是说,两个当事人?顾家那少爷也不同意?”林梦佳听出紫萱话中这意味,连忙追问。

紫萱笑着道:“顾家少爷这边,有更狗血的事情,这情节,简直堪比言情剧,他不愿意,是因着他有自己的心上人,那女孩,与他是青梅竹马两情相悦的,好巧不巧的,正是汪家的一位小姐。”

林梦佳微微张了张嘴巴,半晌,才露出很是好笑的神情来,道:“倒还真是狗血的可以,想必顾承学与薛盼盼父亲提起这联姻之事的时候,没有想到,会发展到这一步吧。”

紫萱亦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笑道:“总之呢,薛盼盼是坚决不同意,顾家少爷也是拒不应允,汪家那位千金,甚至是一路二闹三上吊,想要以死相逼,这三个家族那段时日,别提多热闹了,无奈之下,这事情便只能暂缓下来。”

上官听着,目光之中,又是闪动甚为不解,皱着眉,道:“既然顾家这个年轻人与汪家的小姐情投意合,为何顾承学不去与汪家联姻?都是同样的大家族,选择哪一方,不都是一样么?这样一来,是皆大欢喜的,又为何非要棒打鸳鸯,又逼着不愿意的两人联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