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如玉!

看到黑莲上的女子,很多人都是惊呼。

在书剑盟,有几人不识温如玉?

又有几人…不知这位昔日的天骄已是陨落。

此刻看到温如玉在阴阳帝卷上,众人自然是震撼。

被阴阳帝卷所废,此刻又在阴阳帝卷上升华!

看着气质越发超凡的温如玉,他们脑子都有些转不过来。

从仙空山流传出来的消息,一直都是温如玉在修养,被雪藏了。

但此刻,众人却是怀疑这是仙空山的障眼法!

自始至终,温如玉都在与帝卷抗衡!

这一瞬间,很多人都是看向吴成君,以及在他边上的一个神色冰冷古板的中年男子。

温烨!

可爱萌女孩的彩色童话梦幻世界图片

仙空山副盟主,也是温如玉的父亲!

温烨感受到了很多视线,眉头顿时狠狠一皱。

“我记得,你说你女儿已经死了。”吴成君那听不出喜怒的声音在他脑海响起。

温烨额头顿时有细密的冷汗出现。

一直以来,温烨都以温如玉为傲。

但此事,也仅仅到温如玉被废为止!

在知道温如玉根本没办法恢复后,温烨便是果断放弃了温如玉。

甚至,温烨知道温如玉对百岁山有极大的研究。为此,他不惜将重伤温如玉带入百岁山,希冀能得到一些好处。

但无奈的是,毫无所获。

恼怒之下,温烨也就将温如玉丢在那里,任其自生自灭。

都说虎毒不食子!

但温烨,就是比虎还毒。

在他眼中,利益至上。

温如玉没了用处,自然就是要舍弃!

而此刻听到吴成君的话,他顿时小心解释:“当时,我将他丢在百岁上下……”

吴成君听着,沉默不言。

温烨心中打鼓,极其慌。

他可是知道吴成君疑心重,而且心狠手辣。要是被吴成君误会,怎么死都不知道。

“希望如此。”吴成君说了句,没再多说。

温烨稍稍缓了口气。

若吴成君怀疑他,吴成君便不会再对他说这四字。

继而温烨看想温如玉,眼神闪烁,不知在计划着什么。

此刻的温如玉,显然又有了用处!

如温如玉所说,让所有人都是哗然。

阴阳帝卷…竟是要两人才能传承!

在场众人又不傻,此事一听就是听了出来。

而且熟知帝卷的人都知道,曾经也有人差点引动阴阳帝卷,而且似乎还很有希望。

但不知为何,最后快要成功时却是莫名暴毙。

现在看来,或许阴阳帝卷需两人才能传承。

众人猜疑着,而随着阴阳帝卷的爆发,原本已是离去的人也是不断聚集了过来。

“青城,你去试试能否坐上白莲!”吴成君突然对边上一青年开口。

他是吴青城,在仙空山也是不错的天骄。

听到这话,吴青城眼眸顿时一亮。

他,早已跃跃欲试。

而且,并不仅仅他一个。

其他峰的天骄,也是眼神闪烁。

既然温如玉能坐上去黑莲,那么这白莲显然也是要人坐的。

至于谁坐,谁能坐,似乎就要看各自的手段和本事了。

不过众人虽蠢蠢欲动,却也有忌惮。

毕竟,鬼知道这白莲有没有危险。

不过吴青城向来大胆,也只富贵险中求。

他明白吴成君是拿他试验,更为抢占心机,但也激动。

这一次,他愿意赌一次!

“是!”

毫不犹豫的。

吴青城冲向白莲。

“咻!”

在众人眼眸一滞的注视下,吴青城竟是没有阻碍的冲上了白莲。

吴青城自己也是愣了愣,随后就是狂喜,迫不及待的坐下,想要感悟帝卷。

但下一刻。

“轰!”

一股强大的力量隐现,直接将吴青城轰了出来。

“嘶!”

吴青城倒吸一口凉气,感受到了彻骨的疼痛。

“如何?”很多人都在盯着他。

“这白莲…在排斥我。”吴青城看了眼吴成君,小声回答。

哗!

众人大振。

仅仅排斥,那至少证明没太多危险。

吴青城被轰出,只是资质不够!

这一下,众人的神色皆是炙热了起来。

“我来!”有天骄自信大喝。

吴成君等人没有阻拦,也想看看这白莲的威力如何。

至少在他们看来,若是白莲真的能坐,也需要达到书剑盟最顶尖的程度。

一晃。

半炷香而过。

到了此刻,已是有十几人上去过。

但无一例外的是,统统被轰了下来。

也就在此刻。

又有一人站出。

孙黄渊!

古贤院天骄!

众人呼吸一滞。

之前站出来的,最高也就二阶灵皇!

但孙黄渊,却是高达六阶。

众人神色闪烁,却没说什么。

有人希望他成功,但显然有更多人希望他失败。

孙黄渊吸了一口气,眼中涌现自信。

他能看出,实力越强,待在白莲上的时间也就越久。

而且帝卷分阴阳。

温如玉显然为阴,而他们要争夺的则是阳。

古贤院之浩然法,煌煌大日。

孙黄渊身上阳气极重。

他觉得,自己很合适!

“若是我能得到帝卷传承,定能一飞冲天!”他握拳,冲上了白莲,神色自信的盘膝坐下。

排斥力极重。

但他,纹丝不动。

众人一震,神色有些阴晦。

但下一刻。

众人却是一呆。

只见之前丝毫未动的温如玉猛地动了。

素手一挥。

“你!”

孙黄渊闷哼一声,不可置信的睁眼,随后就被狠狠扫飞了出去。

众人:“……”

而就在此刻。

温如玉悄然睁眼。

其中灰白一片。

曾经灵动,骄傲的双眸,已是没了色彩。

众人一震。

“温如玉…醒着!”

众人惊呼,还以为她沉浸在帝卷中。

而下一刻,温如玉幽幽开口:“诸位无需费力,此帝卷另一位传承者,需我同意才能坐上来。”

众人一懵。

“什么意思?”他们呆呆看着温如玉。

“简单点说,只要我看上,便能坐上白莲,不论修为,身份,年龄……”温如玉简洁开口。

众人:“……”

姑娘,这是帝卷啊。

能不能认真点?

那之前冲上白莲的弟子更是脸色一白,差点喷出一口老血。

尤其是孙黄渊,脸色红了白,白了青。

“你大爷!”

……

云渺峰上。

苏玄极其淡定的坐着。

“小淫贼,小淫贼,快跟我走,温如玉那小娘们竟然在公开找男人……”身后,温青梅气呼呼的声音传来。

苏玄眼皮一跳。

温如玉所说,可不就是选男人……

毕竟,阴阳之道,男女之分。阴为女,阳自然为男。

“不急!”苏玄罢手。

但温青梅却是直接抓着他,往下走。

“当然要急了,你这小白脸的模样,很容易被选中的啊。那是帝卷传承啊,多少人红着眼盯着呢!”温青梅大叫。

“呵呵,我有把握。”苏玄一听,顿时觉得这丫头有眼光。

温青梅一滞,狐疑看苏玄。

“你真有把握?”

“嗯!”

一阵沉默。

温青梅小手一抖,大眼一瞪,鄙夷大叫:“当小白脸都当出自信来了,真想拿面镜子,让你看看自己那贱样。我只是随口说说,你还当真了。温如玉能选你,我当你小妾都行!”

苏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