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郊区,回到市区,杨天没有回继续工作,而是直接回了出租屋。

时间才刚过五点,几个上学的女孩都还没回来。

杨天坐在沙发上,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不到三秒钟电话接通了。

“喂,臭小子,找我什么事?”老头子的声音传了过来。

“喂,老头子,帮我找个人。”杨天开门见山说道。

“是丁家那个小女娃吗?”老头子道。

“你又知道了?”杨天道。

“废话,你师父我什么不知道?”老头子道,“我就知道你肯定还会来求我的。不过真没想到你还挺耐得住气,害得老子在这儿枯坐了一下午。”

杨天翻了翻白眼,道:“那你就不能用这一下午的时间先去帮我把人找到吗?”

“当然不行啊!”老头子立马道,“哪有师父主动帮徒弟跑腿的?你不求我,我怎么可能帮你做这种事儿?”

杨天苦笑了一下,道:“我下山来,开枝散叶,不也是您老的需求吗?你这次帮我,就相当于在帮你自己啊!”

清新的泡泡

“滚一边儿去去,我让你开枝散叶,还不是为了你好。你小子可别得了便宜卖乖!”老头子啐了一声,道,“行了,我也不跟你绕弯儿了。这次,我可以帮你,但不是现在。我有个条件。”

“条件?老头子,扎心了啊!我们俩师徒一场,让你帮我找个人还跟我谈条件?”杨天故意颤抖着声音,摆出一副仿佛很伤心的态势,说道。

“滚尼玛的,别恶心我,”老头子道,“你以前去做任务,那次不把值钱的东西弄丢?这些年害我亏了多少钱都不知道。还想让我再给你白忙活?”

杨天无奈道:“那行,你说吧,多少钱?”

“一百亿,”老头子道。

“我去你妹的!我上哪给你整这么多钱去?”杨天道。

老头子发出了笑声,道:“你去哪弄钱,就不关我事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次要找的人,可是得在世界搜索。我光是人力成本,就得花销多少啊!”

杨天:“”

要是随便一两个亿,甚至一二十亿,杨天讲讲价估计也就答应了。毕竟找到丁铃比什么都重要。

可一百亿?这哪里是随便能弄到的?

这分明就是狮子大开口好不好!他可不信,老头子找个人,需要花这么多钱!

而且根据他的了解,老头子可不会平白无故开出一个很难达成的天价。一般他开出这种条件,都会立马给出另一个选项,促使他立马接受第二个选项。

所以他沉默了一下,道:“说吧,还有什么其他的选项?”

“嘿嘿嘿看来你小子的脑子还不算太笨,”老头子奸笑道,“据我所知,你的功力,从下山到现在,都没什么长进吧?”

杨天听到这话,神情倒是变得正经了许多,然后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道:“还是老样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别人都是摸到瓶颈,想办法突破。我呢摸到的根本不是瓶颈,而是被封死了的瓶盖子,根本就不知道怎么突破!”

杨天在数年前就已经突破暗劲巅峰,来到了气劲的境界。可谓天赋异禀、进境无二。

然而从此之后,他却再难有任何突破了!

他的功力也一直停留在了气劲初期!

虽然这份实力,在当今俗世,已经算很无敌了。但这么久都无法突破,他其实也很无奈,很烦闷。

可就如他说的那样,他根本找不到任何突破的方法。

无论他多少次尝试,功力都已然没有寸进,所以他现在都已经没有刻意去练功了,只依靠体内气劲的自动循环去锻炼身体。

老头子听到这话,又是嘿嘿一笑,道:“那行,那我给你的第二个选项就是练会洗髓针。你要是能做到,那一百亿,就免了!”

杨天闻言,脑子上一下子布满了黑线!

洗髓针是那套古针法的第四针。

杨天当然也想练会,因为练会了,就能彻底根除丁铃身上的病痛了。

可问题是,这针法以他现在的境界根本用不出来!

想要使用出来,至少得达到气劲中期!

但以他现在的情况,怎么去突破啊?突破的方法都还完没影呢!

“老头子你别搞我啊!你明明知道我这么长时间都没突破了,还弄这种条件出来刁难我?”杨天不乐意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丁铃的病只是被我稳住了,只能撑几个月。等我突破,她岂不是都已经出事了?”

“我当然知道。不过没有点动力,你又怎么能殚精竭虑地去练功呢?”老头子奸笑道,“你以为逃下了山,就能逃出为师的掌控、安安逸逸地享受生活了?天真!”

杨天顿时有些哑然,道:“当初不是说好的让我下山享受生活吗?老头子你又想食言?”

“呵,我就食言了怎么滴?谁叫你有求于我啊!”老头子发出了贱贱的笑声,道,“行了,条件我已经给出来了,等你达到了,再来找我吧!”

杨天:“”

杨天来天海市这么些天,曾无数次把与他为敌的人气得牙痒痒。

然而这世上,还是有人能把他气得牙痒痒的。

那就是他的师父这个可恶的糟老头子!

杨天气得都快要摔电话了。

而这时老头子忽然又补充了一句,“哦对了,臭小子,别忘了,我给你的任务。我既然让你去开枝散叶,那就肯定是有道理的。你也别光顾着修炼,忘了壮大我们门派血脉的大任哦。”

说完,老头子就挂断了电话。

杨天放下手机,倒是稍稍有些疑惑起来。

他很清楚,老头子肯定是不会说废话的。

而且和丁家的婚约,本就是这老头子定下的,老头子应该不会看着丁铃死去,那就应该也不会给他开出不可能达成的条件。

所以这家伙最后补充这么一句是什么意思?

难道开枝散叶还有什么特殊的含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