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杰出制止被大汉拳轰趴在地上半爬起

杨站出立马将些大汉打包收拾轻轻松松

般对比之下区别就无比明显

众员看向杨目光瞬间就充满钦佩和敬畏

那人谁啊新门卫吗?看上去好帅啊

啊好强悍好有男子气概

啊啊忍等会要去找要联系方式

对诶也要也要

享受着众人钦慕目光杨此刻倒对另外件事更加好奇

微笑着到几倒地大汉身边问:谁派?

没人派

自己

如花似玉红酒妹妹很俏皮

对对对自己

几大汉急忙回答

但份急忙也暴露实情

哪怕现场其人都看得出肯定有人指使

杨看着几表面上凶神恶煞实际上无比憨厚大汉笑笑那走吧别再闹事

说完便转身走回门卫亭

众员都有些愕然——就完?

碰巧时有人看下时间

哪八点要迟到

啊?那快走啊

快走快走

群人连忙加快脚步朝着公司里涌去

很快大门口就没什么人

那四大汉似乎也没想到杨么容易就放过站起身拍拍灰眼神复杂地看门卫亭眼然后便转身朝着某方向走去

刘杰最后爬起

起身时候看到那几大汉都已经走顿时无比恼火又次冲进门卫亭指着杨鼻子破口大骂:怎么就把放走?又打人又闹事就样让离开门卫干什么用?

至少让某位尊贵秘书先生免顿拳脚么?杨微笑着说

等着刘杰时语塞便放狠话情况会如实和总裁反应就等着卷铺盖走人吧

说完刘杰便冷着脸冲出门卫亭

杨以为意地笑笑等到刘杰消失在视野中也站起身走出门卫亭朝着那几大汉离开方向跟过去

姜松洛氏集团名老员在集团门卫亭已经呆三年头表现直错

洛氏集团福利待遇向很好哪怕门卫也有六七千月薪对于姜松说已经相当满足毕竟在此之前还地上人

可就在昨上边忽然传消息被解雇明就会有新人接替岗位

很悲伤很愤怒也很服

凭什么老老实实干三年岗位就么被人抢走?

加上最近家里急需用钱原因得已想出昏招

叫以前在地友让到公司大门口闹事然后趁机教训下那新门卫样那新门卫颜面尽失上头说定会改变主意让自己回去

所以就有今幕

四友去闹事时候姜松躲在百多米外小巷里等着好消息

过十几分钟四友回却都有些鼻青脸肿

姜松诧异连忙问:怎么回事?出什么事?

四友都露出苦涩表情那新门卫太厉害四人都对手

啊?姜松惊随后立马颓靡下去知下自己彻底没希望那自己女儿

四友看到样也都有些忍过会儿友:老姜啊也容易苍真长眼偏偏让女儿得上那样怪病样吧要钱够有五千多存款先拿去应应急吧

也有三千多

有两千多

有四千多

姜松听到话眼泪立马湿眼眶

知些地作友存钱可都点点省下辛辛苦苦攒起血汗钱呐

姜松浑身颤想到家中女儿那虚弱而痛苦样子忽然跪下兄弟要女儿得那怪病哪怕死也会拿钱可现在

四友连忙过去把姜松扶起安慰:大家都明白谁希望自家闺女能够健健康康咱兄弟几闺女就咱闺女就安心收下吧

姜松擦擦眼泪却有些止住哽咽着说:谢谢真得谢谢如果女儿能好起哪怕当牛做马也要偿还恩情

时声音从巷口传

就闹事原因对吧

边五人怔朝着巷口看去——杨正站在那里

友都惊跟踪

杨摊摊手谁叫都么耿直离开就直接找始作俑者

友脸色都变

想干什么动手打人跟老姜没关系有本事冲着

姜松听到友都样说连忙冲出:都指使别为难

杨微微笑:当然会冲着过在那之前得问问题——真得很想要份门卫作吗?

姜松愣住

四友也愣住

愣数秒姜松才开口:当当然

如果说俩轮换作然后资和福利分半愿意么?杨说

姜松等人又愣

当然愿意姜松连忙

洛氏集团门卫资哪怕只有半也高过现在能找到其作更何况还有错福利

过有条件杨

什么条件?姜松问

带去见见女儿说定能治好她杨边说着边到那四名友身旁用手在身上分别点几特殊位置注入神秘气息

四友身上疼痛与郁血顿时消失大半

再听到杨口中条件姜松五人顿时都睁大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