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漂亮。

老大,鱼儿已经彻底上钩了,咱们可以收网了。”

十指翻飞中的沈南,站起身子兴奋的大叫了一声。

听到沈南这声兴奋的大叫声,李老和金武章两人,紧忙凑到沈南身边。

就连情绪有些低落的李二蛋,也从思念诸多红颜知己的思绪之中清醒过来。

“老大,经过我的计算,韩富化妆品集团的事宜美金,现在用的已经差不多了,这个时候,该是金总出马了。

“沈南目光扫向了金武章。

“金总,现在你可以去召开新闻发布会了。”

李二蛋也是轻笑了一声道。

“李神医,你就放心吧,记者,新闻媒体的人,我都已经联系好了,只要我现在一个通知,半个小时之后,新闻发布会立马就召开,我现在就去准备。”

金武章说完,立马转身离开。

金武章刚一走,沈南立马凑到李二蛋面前,一脸嬉笑的说道。

可爱的喵小姐

“老大,简直是太谢谢你,给我这么大一个平台,叫我玩了一场这么大的豪赌,几十个亿的美金,在我的操控之下起落,这种感觉简直是太爽了。”

沈南兴奋的大叫道。

“小沈呀,你不是喜欢这种掌控资金的感觉?

要不然你上我们二星集团来吧,你应该知道,我们二星集团可是世界上前十的企业,只要你到了我们公司,以后这种机会太多了。

你只要答应上我们公司来,你想要什么条件尽管开口。”

李老一脸火热的说道。

“李老,你们二星集团确实牛逼,但想要挖我的墙角,你想都不要想,我这辈子,就跟我老大一个人干了。”

沈南语气十分坚决的回答道。

“哎!就知道是这种结果,我怎么就遇不到小沈你这样的人才那。”

李老一脸懊恼的长叹了一声,目光看了一眼李二蛋,一脸的羡慕之色。

“老大,一会金总的新闻发布会以召开,不出意外的话,一个小时之内,韩富化妆品集团的股票,就会跌落到谷底,我建议,咱们这一次赚了将近十五个亿美元,等股票跌落谷底的时候,咱们把这些钱,都砸出去,以最低廉的价格,把这些股票都买在手里,以后这个韩富化妆品集团,老大您就是最大的股东了。

“沈南一脸兴奋的说道。

“接手韩富化妆品集团?”

李二蛋不由得略微沉思了一下。

李二蛋的出发点,就是想要好好整一下阮清父子,叫这父子付出代价来,真的没有想过接手韩富化妆品。

“老大,你还犹豫啥那,咱们公司的化妆品,想要冲出亚洲,走向世界,那是一个十分艰难的工程。

而韩富化妆品集团,是世界上排名前十的化妆品企业,其品牌产品,已经在世界上很多发达国家销售,咱们要是能成为其最大的股东,对于我们产品打向世界,最少节省十年的时间。”

沈南说道。

“你既然觉得有用,那你就放手去干吧。”

李二蛋轻笑了一声之后,拍了拍沈南的肩膀说。

“好了老大,您就等着当韩富化妆品集团的老总吧。”

沈南轻笑了一声,再次回到自己电脑前,十指翻飞,开始操作起来。

半个小时之后,首尔某酒店的会议厅之中。

“这不是小刘?

你们首尔日报也来了。”

“哈哈哈,易买得集团的老总金武章,今天有重大决定要说,我们经济日报能不过来?

金武章可是咱们高丽排名前十的大富豪,他的每一个决策,可都是影响这我们整个高丽日常生活的。”

被称之为小刘的记者大笑到。

此时整个会议厅之中,足足聚集了几十个新闻媒体记者,这些记者都是得到了易买得的通知,通知上说,易买得的老总金武章,今天要有重要决定。

“金总来了,金总来了。”

一声喊叫过后,几十个记者顿时都是兴奋起来,纷纷拿出自己的相机和摄像相机,开始准备拍摄。

主席台上,一行七个人,走上了主席台,坐在主席台中间的,正是易买得的老总金武章。

在金武章两侧的六个人,都是易买得连锁超市的高层。

“诸位记者,诸位新闻媒体朋友们你们好,今天之所以召开这个新闻发布会,是因为,经过我们集团的商讨,我们集团决定,从明日起,我们易买得连锁超市,下架所有韩富化妆品集团的产品,从此以后不在和这个无良企业合作。”

金武章一脸郑重的宣布道。

“和韩富化妆品解除合作关系?”

“哗!”

整个看台下的记者,顿时就炸锅了。

整个高丽这一天来,讨论最多的,那就是韩富化妆品集团的事情,现在金武章发不出一个这样的重磅炸弹,顿时叫现场所有记者们兴奋。

……韩富大厦证券厅。

阮清的目光,紧张的盯着大屏幕上股票的走势,眼见着股票的走势趋于平稳,不在大起大落,这叫阮清长出了一口气。

这一次,阮清可谓是,把自己的身家性命都砸进去了,如果真的出了意外,那自己以后可就惨了。

不过现在看来,这场暴风雨,终于叫自己挺过去了。

想到以后整个韩富化妆品集团,就要成为自己一个人的公司了,以后在也没有股东和自己指手画脚了,阮清就感觉到一阵的兴奋,一脸轻松的坐在沙发上。

“张总监,去给我倒杯茶水去,刚才我说什么来的,你就是太胆小了,没有当老板的魄力,我刚才要是听你的,那肯定是损失十几个亿,现在你看看,咱们的股票已经平稳度过难关了吧。”

阮清得意的翘起了二郎腿。

“阮总,神机妙算,决策英明。

我这样的,也就一辈子给阮总你打工了。

“张总监拍了一记马屁说道。

“阮总不好了,市场上突然一下子又涌入将近十个亿美元的股票,咱们的股票价格,正在迅速的往下降。”

一个操盘手大喊道。

“啪。”

一脸得意的阮清,刚把茶杯端起来,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茶杯顿时摔在地上。

“这怎么可能,怎么一下子冒出来将近十个亿的股票?”

阮清一脸慌张的怒吼道。

“阮总,阮总不好了,就在刚刚十分钟钱,易买得连锁超市的老总金武章,突然召开新闻发布会,下架我们公司所有商品,以后在也不和我们公司合作了。”

阮清的女秘书,一脸慌张的跑进证券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