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的双膝弯曲准备下跪,可是那神识去控制它不允许它下跪,甚至对天尊亮起了利爪。苍梧看得出来它的神识已经被凶兽的恶性控制,无法去控制自己的行为。苍梧看那烈焰吞天兽液晶不服从他的命令,被那凶兽的恶性左右了神识,他如今再说些什么,也是多费口舌,何必和它多费口舌。苍梧足尖轻点地腾空而上,剑指那烈焰吞天兽的天灵,爆发出强烈的剑气,烈焰吞天兽被凌云剑的剑气掀翻在地。

本来就被凶兽的恶性左右神识的烈焰吞天兽,被凌云剑的剑气所伤,怒火中烧双眸的血色更加的赤红,它喘着粗气,恶狠狠的朝着苍梧扑来,亮出尖锐的獠牙,想要咬死苍梧。苍梧寒眸凛冽,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牲畜,苍梧根本不会将这烈焰吞天兽放在眼中。不过是小小的烈焰吞天兽,还不值得他出手,他再次挥剑,利用凌云剑的剑气将那烈焰吞天兽再次掀翻在地,烈焰吞天兽应声倒地,想要再次爬起来,但是被凌云剑的剑气所伤,一时半刻也不可能爬起来。

苍梧降落到地面之上,收了凌云剑。“剩下的便交给你们了,让父君看看你们两个有什么办法能够让那烈焰吞天兽恢复常性,解决眼前的困境。”苍梧走到莲华的身边,对着苍澜和惜华说到。他之所以应了凌霄殿的请柬,便是想着带着两个孩子参加瑶池仙会,之前在还宫大典上虽然六界众仙已经见过了苍澜和惜华,但是那时毕竟他们还年幼,如今他带他们两个来到瑶池仙会,便是要找个机会让六界看看玉清宫的太子和帝姬已经长大,可以独当一面,让六界对未来的玉清天尊信服。

光靠他们两个人在瑶池行走,去结识一些仙道中人,并不是什么特别好的办法,他们只是会通过这个办法认识到苍澜和惜华,并不会了解他们的实力,如今这是一个天赐的良机。这失了常性的烈焰吞天兽,对他们来说便是展现自己的好时机。

刚才苍梧和惜华对这烈焰吞天兽无可奈何,是因为他一直在喷火,他们两个人怕伤及无辜,故没有出手。如今因为凌云剑的剑气,已经伤了烈焰吞天兽,他也没有力气再喷火,也不会有无辜的人被烈焰所伤。所以说现在这烈焰吞天**给他们了,让它恢复常性,消除眼前的困境,这就是他现在交给两个孩子的考题,只要他们两个人能够顺利地将此事解决,一定会大大的提升在于六界之中的威信。“是,父君。”“是,父君。”苍澜和惜华说到,两人幻化出自己的法器走到那烈焰吞天兽面前。

刚刚苍澜看得清楚,那烈焰吞天兽被他父君的凌云剑的剑气掀翻,大伤元气,已经无法再吐出熊熊烈火,这样便好办了,他并非是拿这烈焰吞天兽没有办法,只是刚才他一直喷火不受控制,他担心若是使用武力,会更加激怒了那烈焰吞天兽,会伤及无辜之人,所以说他才一直用法力控制的它喷火的方向,而并非去用武力对付它,如今它已经被那凌云剑的剑气所伤,无法吐出火焰,它就不可能再伤到周围无辜之人,他便可以使出自己的法术来控制烈焰吞天兽,消除它现在正在显露出来的凶兽恶性,让它恢复常性,结束这混乱的场面。

“天尊,让小仙去帮帮太子殿下吧。”司武星君赶来说到,“无妨,这个小小的烈焰吞天兽,他是能够应付的了的,莫要插手让他自己来。”苍梧说到,他清楚苍澜的实力,这小小的烈焰吞天兽,虽说是上古神兽,但是对于苍澜来说不值一提,他刚才只是因为怕伤及无辜,所以说才约束了他的手脚,让他不敢但武力行动,如今这烈焰吞天兽被凌云金的剑气所伤,他已经不会再喷火伤人,自然不会再伤到周围的人,苍澜可以放心大胆去做,去用自己的方法消除现在这烈焰吞天兽的凶兽魔性,让它恢复常性,将这混乱的场面结束。

他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忙,他身为他的父君,也不会让任何人去帮他的忙。若是这点小事都解决不好,又怎么能够让六界上下信服,让六界能够相信这是日后可以倚仗的玉清天尊,倘若是连一个小小的发了疯的神兽,都收拾不了,他又如何担当的起日后继承玉清天尊,掌管六界的重任,又如何能够在六界立足,既然今日他带他们两个来到瑶池仙会的目的,便是要让两个孩子在六界众仙面前展露头角,自然要放手让他们一搏。

“卿儿,摆阵。”苍澜说到,“是,哥哥。”惜华说到,苍澜幻化出自己的揽云剑,喜欢幻化出自己的芊云扇,兄妹以各自的法器为阵,苍澜挥出揽云剑,剑指趴地上直喘粗气的烈焰吞天兽。惜华足尖轻点地,腾空而上,脚尖稳稳的站在苍澜的揽云剑之上,展开芊云扇,祥云山在惜华的手中慢慢的转动着,芊云扇中散发出好闻的香气,虽然清雅但是十分的宜人,在这沁人心脾的香气中,令人有些头脑昏沉,飘飘然。

“看来真是会有遗传啊,洛儿继承了我的红莲业火,现在看着卿儿的芊云扇所散发出来的香雾,倒是与我那红莲迷雾有几分的相似,虽然不如红莲迷雾那般的猛烈有效,但是却也是与红莲迷雾同宗同源,能够使人头晕目眩,飘飘所以然。”莲华看着自惜华的芊云扇中所散发出来的香雾说到,“是与红莲迷雾有几分的相似,但是我从来没有教过她这一法术。”苍梧说到。

因为他知道莲华的红莲迷雾,是有隐隐的魔性,除非是能够十分熟练的掌握,否则若是控制不好,很容易将自己迷倒的。因此在当初教授惜华法术的时候,他并没有将红莲迷雾之类的法术教给惜华,但是看这孩子芊云扇中所散发出来的香雾,虽说不是红莲迷雾,但是也与红莲迷雾同属于一种形式的法术,他虽然从来没有交过她这法术,但是她的身上毕竟流淌着他和莲华的血液,看来正如莲华所说,她遗传了她的红莲迷雾。虽说不是真正的红莲迷雾,但是也是根据她自己仙身的情况而形成的特有的一种迷雾,既然她创造出了这个法术,改日他应该替她这法术取一个合适的名字。

美女房程程微笑啦